◈ 

第一章

社畜的基因蠢蠢欲動,迫使我尷尬追問:「為啥要掙大平層?」
紀扒皮冷哼一聲,說:「有人說:沒有大平層,追姐冒得門。」
救命!
這話好像是我說的?
護士姐姐通知我,下午要嘎闌尾。
我暈血怕疼,腦補那個小刀拉皮肉的畫面就雙腿打顫。
紀扒皮說:「出息!
小手術,怕什麼?
況且會打麻藥,不疼。」
我還是害怕。
「麻藥不到位咋辦?
手術失誤怎麼辦?
刀口不漂亮怎……」「張眠芝,你過來!」
我的慌亂被紀扒皮打散。
天生的職級壓制讓我不由自主走到他病床前。
我以為他又要指出我方案的問題。
沒想到他把電腦放在一旁,掀開被子捏住了衣角。
我手比腦子快,一瞬間蓋在他手背上,脫口拒絕:「壯士!
住手!」
他無奈地說:「我只是想給你看看我的刀口。」
我用力壓住他的手,點了點頭。
「我知道,我不想看!」
我見血就暈,看見猙獰的傷疤也會心理性不適。
雖然這是一個趁機看腹肌的好機會,但我擔心這麼一看,以後YY紀扒皮時,會吐出來。
但也不知道紀扒皮怎麼想的,完全不理會我的拒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