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

第一章

眼睛甜甜的笑了,笑起來的樣子,很像年輕時候的我。
我想了想,沈南弦對周樂樂,確實是不一樣的。
他身邊的情人無數,他把她們當成和我賭氣的工具,每晚帶着不同的女人回家,一次又一次試探我的反應。
沈南弦從來不會跟她們糾纏很久,或許一兩天,或許十天半個月,他總是很快就玩膩了。
唯獨周樂樂,沈南弦把她養在外面,陪她吃飯、逛街、看電影。
他們就像一對平凡又恩愛的情侶,沈南弦給她錢,也給她愛。
我看着周樂樂,對她笑了笑,溫柔地問她:「你這麼重要,沈南弦怎麼捨得,讓你做見不得人的小三。」
「你要好好勸勸他,早點跟我離婚,娶你回家。」
周樂樂猛的變了臉色,她惱羞成怒,壓低聲音罵我:「不被愛的人才是小三,你才是那個多餘的人!」
「你不就是仗着比我早遇到沈先生幾年嗎?
可是現在你又老又丑,你拿什麼和我爭……」她同事大概是怕我生氣,趕緊過來扯住她的胳膊,要拉她走開。
其實,我沒關係的。
我早就和自己說好了,不會為了沈南弦生氣,也不會為了沈南弦難過。
更不會為了他,跟別的女人爭風吃醋。
他不配。
周樂樂被人扯了一把,沒站穩,跌倒在地上,摔碎了手裡的茶杯,手掌被划出深深的傷口,流了一地的血。
沈南弦透過會議室的玻璃,看到了受傷的沈俏俏。
所有人都看着,他甩下手裡的文件,推門走過來,一把將周樂樂撈進懷裡。
冷冰冰地罵:「誰他媽把她弄傷的?」
那個好心的同事倒退兩步,嚇得臉都白了。
我冷笑說:「是我弄的,也是她活該。」
周樂樂哭着瞪我,大聲嚷着:「是,是我活該!
誰讓我愛上了不該愛的人,被人罵我是小三、是情婦。」
「可是沈先生,只要你也愛着我,我就要一輩子待在你身邊,誰也不能把我和你分開。」
她哭得那麼可愛,就連說出這麼荒唐的話,都顯得勇敢又堅定。
沈南弦被她逗笑了,抬手抹掉她的眼淚,哄她:「乖,都哭成小花貓了。」
他對她,是真的不一樣。
我垂下眼皮,懶得再看,只對沈南弦說:「今年生日,我要五十萬。」
說來好笑,我們是夫妻,卻連彼此的聯繫方式都沒有。
除了要錢,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