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

第1章

不動情就像一塊沒開竅的石頭,一旦動了情,這份情意就像是岩漿般在心裏涌動,越是壓抑越是沸騰。
  他只覺得渾身像是着了火一樣。
  難受!
  要不,自己就偷着親親她?
  反正她睡著了,自己輕輕親一下,她絕對不會察覺。
  南宮曜心裏想着,身體已經不受控制地向著舒淺月靠近過去,慢慢俯低,離着她的櫻唇越來越近……  近在咫尺!
  南宮曜的心幾乎要跳了出來。
  就在這時,一道人影陡地從門外沖了進來,對着他後背就是一掌。
  「登徒子!」
  楚白罵道。
  他剛進來就看到這一幕,登時氣不打一處來。
  南宮曜哪能讓他打中,沉着臉避開,順勢反擊過去。
  兩人就在房間里砰砰砰、砰砰砰地動起了拳腳。
  沒幾下,風聲呼呼,就把淺眠中的舒淺月吵醒了。
  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看着在自己床前打得不亦樂乎的兩個男人,一時以為自己在夢裡。
  「你們……好端端地為什麼打架?」
  她出聲問道,聲音中猶帶着一絲慵懶的睡意。
  南宮曜轉頭看向她,見她眼中還帶着紅絲,滿眼的倦意,又是心疼又是氣惱。
  心疼的是她,氣惱的是楚白。
  他張張嘴,正準備說話,楚白卻搶在了他前面。
  「夫人,我幫你教訓這個登徒子!」
  「你方才睡着,這傢伙他竟然……竟然想着要……輕薄你!」
  楚白大聲喊了出來。
  同時出招凌厲,風聲霍霍。
  南宮曜:「……」  他一張面具後面的臉已經漲得通紅,雙眼憤怒地瞪向楚白,恨不能用眼光在他臉上穿出一個洞來。
  輕薄?
  他親自己的王妃,算哪門子的輕薄?!
  被他這麼一大叫大嚷出來,她會不會生氣把自己趕走?
  想到這,南宮曜急忙解釋:  「他胡言亂語,我……我沒有……沒有輕、輕薄你。」
  楚白擊出一掌,諷刺道:「沒有?
我趕到的時候,你的嘴幾乎都要湊到夫人臉上了,要不是我及時喝止,誰知道你還會幹出什麼不要臉的事來!」
  「你住嘴!」
  南宮曜氣急敗壞,一拳擊向楚白的右臉,恨得要把他滿口牙都打落。
  「你自己幹了不要臉的事,還不讓我說?」
  楚白嘴上不饒人。
  「夫人,這護衛色膽包天,這樣的人絕不能再留。」
  「你……你再多說一個字,我就要了你的命!」
  南宮曜渾身上下散發出濃烈的殺意。
  可楚白身為殺手,他半點也不怕。
  兩人越斗越是激烈。
  舒淺月這時候已經清醒了,聽到兩人的話,不由啼笑皆非。
  她看向南宮曜。
  沒想到這男人竟然是個悶騷,表面上冷酷得要命,自己睡著了,他居然想偷着親自己?
  她不禁彎唇笑了起來。
  楚白一瞥眼見到,頓時愣了。
  只聽舒淺月說道:「你們別打了。」
  「不行,今天我非打死這個登徒子不可。」
楚白不依不饒。
  南宮曜被他一口一個登徒子罵得心頭火起,手下也毫不留情。
第1600章不敢驚動貴人  舒淺月看着戰況激烈,一時無語。
  「算了,由得你們,愛打便打。」
  她重新倒下,就在兩人的激斗之中,再次進入了夢鄉。
  鬥了片刻之後,兩人都氣喘吁吁。
  南宮曜耳朵一動,忍不住看向舒淺月,卻見她呼吸沉沉,合著眼睛,顯然是睡著了。
  他沉聲道:「要打,咱們出去打,別吵醒了她。」
  楚白也向舒淺月看了一眼,點頭。
  「出去打就出去打,哼,別以為夫人不追究,我就會放過你。」
  南宮曜不由氣結。
  「楚白,我和她之間的事,和你有什麼關係?
你管得着嗎?」
  「你是她什麼人?
你又是我什麼人!」
  「再要多管閑事,我就對你不客氣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