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

第一章

我從來不會主動找他。
結婚之前,我們說好的,他要我的人,我要,他的錢。
沈南弦一直恨我是個拜金女。
可是從前,只要我開口,不管多少錢,他都會給我,只多不少。
唯獨這一次,他笑看着我,笑得很冷,慢條斯理地說:「要錢,可以。」
「但是,安雪,先低下你高貴的頭,跟俏俏說句對不起。」
沈南弦是要用兩百萬,買走我的自尊,給周樂樂買一句道歉。
這是第一次,他為了別的女人,拿錢羞辱我。
我慢慢攥緊拳頭,輕輕笑了。
強忍着身體突然湧上的疼痛,轉身就走。
錢,我不要了。
我突然很好奇,沈南弦。
如果有一天,你知道這些錢能讓我活得久一點,你知道我死之前吃了多少苦。
你會是,什麼表情?
我一個人回了家,痛苦的蜷縮在被窩裡,疼出一身冷汗。
吃了點安眠藥,我騙自己。
睡著了,就不疼了。
昏昏沉沉的,我做了個夢,夢到我二十歲那年,沈南弦很窮,但他很愛很愛我。
那年我過生日,路過一家咖啡店,看見一對情侶坐在玻璃窗前。
女孩手裡端着一塊雪白的小蛋糕,看起來很精緻、很好吃,也很貴。
我還記得,那天下着大雪,我捧着一小堆雪,對着沈南弦笑,問他:「阿宴,你看這堆雪,像不像蛋糕?」
沈南弦咬了咬牙,伸手抱緊我,沒讓我看見,他偷偷紅了的眼眶。
三天後,他抱着一個大蛋糕,出現在我的宿舍樓下。
買一整個蛋糕要258塊。
而他站在刮著風雪的街道上,發完abc張傳單,只能掙到100塊。
我看着他的手指上生出的凍瘡,沒出息的哭出聲。
仰頭沖他嚷着:「沈南弦,你的手可以用來讀書,可以用來寫字,唯獨不能為了哄我開心,就去糟蹋它。」
我說,我根本就配不上這麼昂貴的蛋糕……沈南弦皺起眉毛,立刻反駁我。
他說:「安雪,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,你配得上這世上所有的好東西。」
那一天,我哭着吃完整個蛋糕,過了很久,我已經記不清它的味道了。
只知道,那天以後,我好像就再也沒有吃到過,比它更好吃的蛋糕了。
這一覺睡了很久,迷迷糊糊的,我聽見手機在響。
接起電話,就聽見沈南弦在那邊喊我:「安雪。」
我輕輕…